我的心情很微妙

热衷于开坑

狂妄

       你将他捧上王座,他却踩着你的尸骨堕落。等来年,白色曼陀从人间开向地狱,你乘风撒下红莲业火,血色蔷薇化作火花朵朵。弥撒之音也被苍茫盖过,他驾着黄金骑座,背后双翼鎏莹似火。
      
       

《商业间谍》

第二章          似是而非
  “他的情况怎么样了?”“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但,还要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是否有恶化的可能……”“那他什么时候能醒……”“这个……我们也不清楚……”四周的声音依稀的传来,耳朵里嗡嗡作响,听什么都像隔了一层薄薄的水膜,模糊不清。真吵!他心里不耐烦的抱怨道。这种体验给他的感觉并不美好。

  那两人终于是跳过了关于他的话题,开始像“寻常人”一样开始想方设法把问题如何隐晦的转移到约炮上,然后各自拼命的暗示对方先开口。

  “闭嘴。”最后他忍无可忍的开口,那声音像是紧绷的小提琴弦被一名门外汉拉响了一样,沙哑又难听。在他身旁讨论的两人先是被他突兀响起的声音吓的愣了愣,然后才急忙跑去叫医生。

  门“碰”一声打开了,一行医生浩浩荡荡的闯进来,推着仪器乒零磅啷作响。宫铭只觉头更疼了。

  “你能听清楚我说的话吗?你看看这是几?”宫铭看着在自己眼前晃着的两根手指,只觉心烦。“三。”宫铭翻个白眼,随口说道,声音又沙又哑。医生眉头一皱,又伸出一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现在呢?”“八!”宫铭心更烦了,说完就闭上眼偏过头去,任医生怎么叫他就是不答应。“噗。”一声不合时宜的笑声低低的从门口传来,医生愣了愣,随即反应过来,不由得面色一僵。

  “张医生,实在抱歉,家弟从小就受家父宠爱,不服家人管教,这才使他的性格有些顽劣。如有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一个金发碧眼的俊美男人,操着一口正宗的中文从病房门口从容不迫的走过来,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同样金发的男人。

  那男人的怀中抱着一大束向日葵。竟然没有送给别人?宫铭悄迷迷的睁开眼,看着那人怀抱的鲜花有些意外的挑了挑眉毛。

  不过,看到那人走过来彬彬有礼的与医生一番感人肺腑的发言,做出的为弟弟操碎了心的样子。宫铭只觉胃里一阵翻滚,只差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啊不,应该是胃酸,他昨晚应该没吃饭。

  “嗯,那谢谢张医生了,让您来为我弟弟治疗果然是我最明智的选择。”那人终于结束了与医生的交谈,对方也在双方的恭维声中满意离去。宫铭看着那人进退有度的样子,想着刚刚恨不能直接拉着那个漂亮的女医生去打野战的是谁。

  “我睡了多久了。”宫铭费力的坐起身子,一把扯下自己戴的呼吸面罩,声音一如刚刚那般沙哑。旁边一个留下的小护士看见宫铭的动作,惊呼一声,就要上前制止。“不长,一周而已。”那人挥挥手,示意属下将护士拦住,并适时递给宫铭一杯温水。宫铭也没客气,接过水杯小口小口的将水喝了一半才停。

  “欲擒故纵玩够了?”宫铭喝完水,才觉的好受点。他惨白着一张脸,缺水的缘故使他本就没有血色的嘴唇直接起来一层皮。不过,这完全没有影响人欣赏他的美丽,反倒是让人觉得他有些残破的美感。

  那人闻言,眉头不可控的挑了挑,他从属下那接过那束金灿灿的向日葵,将它仔细的插进病床床头柜的花瓶里,好在花瓶够大,足够装的下那么一大束花。

  属于向日葵的馥郁花香,很快就在病房里扩散开

  ,刺鼻的消毒水味被遮掩下去。宫铭轻轻抽动下鼻子,顿时觉的心情好了不少。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的斜射进房间,洁白的窗帘微微摆动,窗外的树叶儿沙沙作响,一股芬芳匆匆扫过两人的鼻间,然后随风飘出房间。一时间,两人都在这静谧的环境下陷入诡异的沉默。

  “我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那人首先打破沉默,他摆弄着桌前怒放的鲜花,做出一个相当夸张的悲伤表情,“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先选哪一个?”

  宫铭冷冷的抬起头,看着那张虚伪的嘴脸,不着痕迹的勾起嘴角露出一抹讽刺的笑意,“先忧后喜,说坏消息吧。”他抬手虚掩额头,轻阖上双眼,淡淡说道。

  

《商业间谍》

第一章       罪与罚
  

  我将向世人赎罪,忏悔我所犯的罪孽。

  细细的雨丝分割着沉闷的空气,被积水淹没的下水道不断的“咕噜”“咕噜”往外冒着浑浊的气泡。平日里熙攘的街道渐渐变的冷清起来,连街上的好几家商店都提前关了店门。

  “一朵……两朵……三朵……六朵……十朵……”一身着白衣的小女孩撑着一把与她衣服同色调的伞,正认认真真的站在路边数着自己篮子里的鲜花。“哎呀,不好,”小女孩懊恼的挠挠头,“还有十朵花没买完呢……”

  “唔……”女孩鼓起腮,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真是笨死了,唔……一定会给姐姐骂的……”小女孩闷闷的低下头,两只腮帮子鼓囊囊像一只小小的仓鼠。

  雨势渐渐大了起来,黑黝黝的马路上很快积满了大大小小的水洼。一辆黑色的轿车从小女孩身边疾驰而过,“哎呀!”小女孩一惊,连忙后退,想要避过飞溅的水花,大大的眼睛也因为害怕而紧紧地闭上。

  “你没事吧?”男子含笑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怎么样,有溅到你身上吗?”女孩愣愣的扬起脑袋,看向身前的人。那人身着一身黑色西装,内衬一件白色衬衣,手中的黑伞遮去了男人大部分面孔,只露出一小点瘦削的下巴。透过男人脖颈等处所露出的皮肤,可以看出这人很白,但却不是健康的白,而是一种呈现病态的白,这种颜色,在男人他那一身黑衣的衬托下愈加明显。

  “怎么,吓傻了?”男人噗笑一声,身体微微前倾,低下头若有所思的盯着女孩微愣的脸。“啊!没……没有……谢谢大哥哥……”女孩的脸微微发红,脑袋也低了下去。男人的脸此刻彻底的从黑伞下露了出来,那是一张长的相当好看的脸,混血的五官糅合了东西方特有的美丽,说是惊为天人也不为过,再加男人本身那若有若无的轻佻气息与那阴郁的气质神奇的掺杂在一起,简直是让人移不开眼。

  小女孩似乎听到那人轻轻一笑,她目光微转,然后落在男人的鞋面上,“啊,对不起啊……连累你,把你的鞋给弄脏了……”女孩的歉意的声音越来越小,那个毛绒绒的小脑袋也越来越低。“傻瓜,”男人忍不住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无奈的笑道,“是我自己要过来的,与你无关。要你这么说,我也要对你说对不起才对,抱歉,麻烦你担心了!”

  “噗!”说道这,两个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男人看着小女孩天真烂漫的笑脸,稍稍愣神,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对了,这个送给你!”“嗯?”男人回过神,不由自主的接过小女孩手中的花束,“这是……”男人看着手中洁白的鲜花疑惑的开口道。“这是鸢尾花哦,”小女孩骄傲的扬起脸,自豪的说道,“可不要小看它们这些花呦,”小女孩看着男人疑惑的眼神飘向自己的花篮,有些得意的扬扬眉毛,“每一朵花都有不同的含义,就拿大哥哥手中的白色鸢尾花来说吧,”小女孩小心翼翼的的从花篮中轻轻拣起另一朵白色鸢尾花,然后努力的踮起脚尖,将花凑到男人的鼻子下,“你闻闻,一定要仔细一点哦,不然你可闻不到。”小女孩笑吟吟的开口。一股极淡的香气掠过男人鼻间,不仔细闻,这味道还真闻不出来。

  男人赞同的点点头,微皱的眉头舒展开来,“还真是呢。”男人笑道。“哥哥你知道吗,这朵白色鸢尾花的花语代表的是:纯真。同时,在国外,鸢尾花纹可是法国王室的象征呢!”小女孩的嘴角荡开一抹灿烂的笑意。

  “是么。”男人浅笑,修长手指的指腹细细的摩挲着洁白的花瓣。“谢谢了,小朋友。”男人手掌一翻,顺势将那一束花插进自己西装的胸前口袋。

  “不客气。哎呀遭了,太晚了,我要回家了,不然我姐姐会担心我的。那,大哥哥再见了。”

  小女孩开心的朝男人挥挥手,准备离开。“等一下,”男人突然叫住转身离开的女孩,语气中带了些揶揄的笑意,“走的这么快,你忘了,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哎呀,对啊。”小女孩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我叫黎默默,哥哥叫我小默就好了。对了,这是我家花店的地址,哥哥有空可以来玩哦!”小女孩递给男人一张淡蓝色的名片,有些兴奋的说道。“傻丫头,”男人无奈的揉揉女孩的脑袋,“你的心怎么这么大,不怕我把你给买了。”“嘻嘻嘻,我知道哥哥是好人。”女孩笑嘻嘻的挠挠头。

  “以后可不能那么相信陌生人了,懂吗?”男人板起脸,严肃的说道。“知道了。”黎默默吐吐舌头,心虚的小声回答道。“好了,快回家吧……不过,这个送给你吧,就当做是纪念吧。”男人将从自己左臂上解下的东西放在女孩手心,那是一枚精致的袖扣,翠绿色的宝石在镂空的花纹下栩栩生辉。

  “啊,好漂亮啊!像星星一样呢。”女孩小心的捧着手心的中美丽的“宝石”,大大的眼中充满了惊叹。

  男人揉揉女孩毛绒绒的脑袋,狭长的桃花眼弯成两弯浅浅的月牙,“一定要仔细收好哦。”男人歪了歪头,轻声叮嘱道。

  “对了,哥哥叫什么名字啊?”女孩停住脚步,转回头,天真的脸上带着孩童才独有的纯粹笑意。

  “我啊……”她似乎听见男人低低笑了声,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恶劣情绪,“我叫……宫铭。”他自黑伞下扬起脸,微笑着如是说道。

  

《商业间谍》

  楔子
      他走了。皮鞋接触着地板,发出沉闷的拖沓声。不过,那声音确实是远离他了。他蜷缩在阴暗的一角,渐行渐远的脚步声丝毫没有遗漏的传进他的耳朵,“哒、哒、哒……”一声声,一步步,他在心里默默的数着,那轻飘飘的脚步声,仿佛要将他与这个世界脱离。

  “呵。”他轻笑,翻身将后脑勺枕在冰冷的地板上,长长的银链碰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这是……第多少天来着?他闭上双眼费力的想着,抬手将冰凉的手心轻轻落在眼皮上,冰冷的触感带来皮肤不受控制的颤栗。他嗅着散发着霉味的地板,缓缓地呼出一口浊气。

  “当、当、当。”三声,将他的思绪拉回,他偏头看向那准时的时钟,露出飨足的笑意。时间到了。他想到。仿佛是应证他的想法般,窗外璀璨的花火竞相绽放,将天边的云彩烧成瑰丽的红霞。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他勾唇看向那穿透玻璃和窗帘的子弹,心中点评道。他不知这是否可以称做是好运,他低头看着自己血淋淋的左肩,有些无力的扯扯嘴角,“还真是疼呢。”他看向那些破门而入的黑衣人讽刺的说道。

  

《商业间谍》

文案:
       纠缠致死?不我更想把你折磨死。
        心机深沉攻×病态偏执受








*没错,又是新坑_(:з」∠)_

虚妄

     他爱上了太阳的影子,从此成为了追光者。
他居于世界的奇角,执着的绘着它给他残酷的美丽。他追逐着那光,却又畏惧那炽热的温度。他躲在暗处,看着那跳跃的精灵,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它于世人皆是平等的,每一束光都不偏不倚的射向世人。可,他分明就不满足于此,乃至疯狂的想要将它占为己有。
        人们都是属于太阳的,但它并不属于他。那么,若是只剩下他一个,它是不是……
         ……
          终于,世界安静下来了,他站在地球之巅,痴迷的望向那一轮耀眼的金色,高洁、冷酷、又如此不近人情。他张开双臂,像飞蛾一样,像飞蛾一样扑向那炽热的光。
          风停了,像是期望的那样。他离它终是近了,然后他坠落,在它怜悯的目光中化成枯骨。

          近在咫尺,并非触手可及。那人叹息,悲凄的声音生生将他从梦中惊醒。“嗯……我睡了多久?”他揉揉眉心,问向那人。“一个小时。”那人扶着他的腰身,小心的将他扶起,回道。“我……做了一个梦。”他愣愣的盯着自己的手心,茫然的说道。
          “喝水吧。”那人微微一顿,将桌上的水杯放在他的手心。“要起风了。”那人看着窗外微动的法桐树枝,对他回眸笑道。




——————————————————————————

     瞎写的,不知道自己写的啥玩意。_(:з」∠)_

热衷于开坑,懒于更文。_(:з」∠)_

一个小小的脑洞《落花人独立》

文案:
    忘川水,黄泉路。一碗魂汤,两不相误。
    “我愿用苟活之躯,护你江山无恙。”
   上一世,他对他如是说道。他心甘情愿的服了他赐的毒酒,死心塌地的对他效忠。乃至是无怨无悔的领了必死的圣旨,到最后战死沙场。
          欠你的我还清了,咱们,就此永世不再相见吧。
          病态偏执攻×人设崩坏受

《二百五》(又名《桀骜不驯》)

第二章     是何居心

  “这个人?”林兼放下手中的照片,修长的手指不紧不慢的叩击着桌面,“嗯……是。”祝承启顿了顿,瞧着林兼寡淡的眉眼,一时也琢磨不透这人在想什么。“所以,你想让我帮你干什么。”林兼撩开眼皮,将放在桌面上的照片转了一圈,又推回到祝承启面前。

  祝承启暗叹了一口气,心想到别人说的着实不错,想要林兼承人的情的确很难。明明是自己来求他,到了他这,却成了“帮”。如果不是之前自己曾有一份人情债在林兼那,自己今天是决不会来这的。

  思及到此,祝承启一收先前吊儿郎当的模样,正色道:“是这样的,我有个关系不错的朋友家里出了点事,想托我帮他‘照顾’个人。但,他的身份有点特殊,你也知道现在在郢城我的身份有点尴尬。”祝承启有点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抬头偷偷看了林兼一眼,但瞅见林兼面无表情的脸,又讪讪的低下头继续说道:“……所以,我想请你帮我照顾个人。”

  同一时间,c国b市

  “宅子已经到了,小少爷请您下车吧。”司机微笑着打开车门,对坐在车中的少年说道。闻言,顾焕景睁开眼,冲司机微微一笑,礼貌说道:“李叔,有劳了。”被称作李叔的人关上车门,朝站在身旁的顾焕景欠了欠身,长长的睫毛垂下遮住眸子,“我的荣幸,少爷。”态度不卑不亢,礼貌有度,确实不是一般人会有。

  顾焕景心下了然,心道也难怪二叔会喜欢。不过之前的顾虑也就消失了,就凭自己这几的观察,这个人确是个可靠的人,那么这一行问题就确实不大了。顾焕景的眼睛转了转,很快就落到一旁。“少爷,少将军来了。”李宗文抬头望了一眼别墅的大门,又快速的低下头,轻声说道。

  “李叔今天实在是谢谢你了,如果有还事的话,我打电话给你。那我先去了。”顾焕景自然也看到了自己的三叔,他回头向李宗文道了个谢,巧妙的将李宗文挡在了身后,恰好让靠近的顾及川看不清自己身后人的脸。“焕景,你来了,大家都在等你呢。”顾及川走到顾焕景面前,亲切的搂住他的脖子,笑着说道。来人天生生了一张不威自怒的脸,硬朗的五官掺杂了一股战场才带有的杀伐气息,剑眉凌厉的拧在一起,眉心处长年聚着挥之不去的戾气。只是刚刚对他那一笑,竟奇迹般的散去不少肃杀之气,反倒是多了几分亲切之意。

  “三叔。”顾焕景无奈的唤了一声,不怪他,谁让顾及川每次热情的搂他脖子都勒的他喘不过气。“臭小子,有多久没来看我了,嗯?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三叔了?”说着,顾及川便狠狠的揉了揉顾焕景的头发,佯怒道。“这不是我爷爷看我看的紧嘛。”顾焕景拽了拽顾及川的胳膊,虚弱的咳嗽道,“咳咳……三叔,你勒到我了……”

  “嗨哎,看在你这么诚实的份上,”顾及川一巴掌拍在顾焕景背上,差点没让顾焕景把肺给咳出来,“我就原谅你了。”说着便勾搭着顾焕景向宅子走去,一点没有当长辈的自觉。顾焕景偷偷瞄了顾及川一眼,发现他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的李宗文,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

  

《二百五》(又名《桀骜不驯》)

第一章     狂妄之徒

  又来了。林兼咬牙僵硬的挪动了一下身体,身上肿胀的肌肉立即发出无声的抗议。靠!他费力的抬手揉揉酸痛的胳膊,双手艰难的撑着床垫坐了起来。不用说,衣服又湿了。林兼摸摸身上湿漉漉的睡衣,烦躁的想到。

  等一会缓过劲来,林兼掀开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赤脚踩在了地上,松软的羊毛地毯从脚心传来柔软的触感。“嘶——”林兼倒吸了一口冷气,双腿一软,差点直接就跪到了地上。肯定是双腿肌肉又拉伤了,林兼根据以往的经验判断道。他轻车熟路的从床头柜里翻出药箱,又从衣橱里拿出一身衣服,这才匆匆走进了浴室。再不洗澡,林兼估计自己得疯了!

  林兼知道,自己的身体有问题。但具体对自己有什么影响就不是特别清楚了,除了每月那么几天,早上起床身体就像晚上去跑了一场马拉松一样。好像也没什么大的事,无非是身体的灵活性和爆发力增强了点。只是……这玩意他妈的比女人的例假来的还准时!从他十二岁那年开始,一月一次,一次四天,绝对的诚实守信,童叟无欺。

  真是……林兼磨了磨后槽牙,愤愤的套上衬衫连头发都没吹就出了浴室。到了客厅,一抬眼便看到了坐在自己手下中间的俊美男人。众人见林兼从楼上下来,纷纷恭敬的开口招呼道,“三哥早。”“嗨~”对方坐在众人当中,笑着朝林兼挥了挥手,仍然是之前那一副自来熟的样子。林兼扫了一眼沙发上的人,“嗯,早。”微微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他转走进了厨房,径直走向冰箱,打开箱门,拿了一罐啤酒打开。

  “大清早就喝酒,对身体可不好哟,小朋友~”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晃悠到了厨房里来,正顶着一张笑眯眯的脸扒着冰箱门,含笑的目光略带深意的落在林兼脸上,肆无忌惮的打量林兼招嫉的五官,略有些湿的刘海柔顺的贴在林兼的额头上,配上整个人发出的生人勿近的气息,给那张漂亮的脸平添了几分禁欲的味道。还真是出人意料的……可爱呢。

  “祝承启,你皮痒了吗,说谁小朋友呢。”林兼咽下最后一口酒,乜斜了他一眼,将捏扁的易拉罐投进垃圾箱,转身又离开了厨房,显然不想再跟他多说些什么。“哎呀呀,你说说你,这就没意思了,一点都不可爱。你不是应该回答青春是你的资本吗,真是的……”祝承启撇撇嘴,一脸幽怨的望向坐在餐桌旁的正准备吃饭的林兼,厚着脸皮凑了过去,“林兼小朋友,你别皱着眉头啊,这样就不好看了。”祝承启将下巴搁在桌子上,眼睛巴巴的盯着林兼手上的动作。

  “够了。”林兼放下筷子,烦躁的揉揉眉心,忍无可忍的说道。“这么早来找我,我可不觉的你只是为了和我扯淡才来的,”林兼接过仆人递来的手帕,慢条斯理的擦了擦嘴,才继续说道“说,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