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情很微妙

三观不正

神谕(二)

          太  阳  神  的  车  辇  从  西  方  坠  落 , 来  自  地  狱  的  铁  骑  啊 , 踏  碎  了  高  高  在  上  的  王  座 。 跌  落  在  地  的  圣  冠 , 失  去  昔  日  璀  璨  的  光  泽 。 灰  蒙  蒙  ,悲  怆  的  呜  咽  声  包  裹  住  天  空  。 我  随  着  四  起  的  硝  烟 ,  出  现  于  孤  茔  乱  冢  间 。越  过  炽  热  的  焦  土 , 来  到  太  阳  神  的  圣  殿  —— 那  巍  峨  的  教  堂  竟  被  蛛  网  所  腐  蚀 , 布  满  尘  埃  的  冰  棺  再  困  不  住  不  屈  的  灵  魂 。 

        我  看  见  白  色  的  蛆  螨 ,放  肆  的  在  你  身  上  蠕  动 ;乌  压  压  的  蝇  群  凶  残  的  瓜  分  着  你  的  血  肉 。吾  爱  啊 ,既  然  毁  灭  带  来  新  生 , 为  什  么 你  不  随  我 ,不  随  我   将  这  个  世  界  终  结  与  荒  芜  ?    

神谕(一)

                  透  过  破  败  的  窗  棂 , 看  向  那  被  神  眷  顾  的  土  地。

    从  未  见  过  如  此  鲜  明  的  色  彩 , 仿  佛  天  使  编  织  的  霞  衣 —— 那  些  庶  民  啊 ,卑  微  而  虔  诚  的  匍  匐  在  你  脚  下 , 颤  抖  着  亲  吻  你  绣  着  金  色  花  纹  的  锦  靴 。 

                 你  是  天  神  的  子  嗣 , 受  难  来  到  人  间  。那  太  阳  般  耀  眼  的  金  发 , 无  不  显  现  着  你  的  高  贵  与  圣  洁 。 可  是  我  却  分  明  看  见 , 你  紧  皱  的  眉  头 , 还  有  那  湛  蓝  色  双  眼  中  流  露  出  的  哀  伤 。

                 我  不  知  道  我  所  拥  有  什  么 : 是  自  成  一  国  的  鼠  群 , 还  是  森  寂  可  怖  的  白  骨 ?  可  我  仍  期  盼,妄  想  着  把  你  拉  进  深  渊 ; 来  照  亮 , 照  亮  这  片  属  于  我  一  人  的  沼  泽 。 

原耽 ABO设定 注:重口、血腥,慎入! 论变态

      @groly

片段
     ——梵洛晨       梦魇 
    “小偷,你这个小偷。”“不,我不是!”梵洛晨惊恐的对着那人喊道,“瞧瞧你那狼狈的样子,啧啧,真是下贱。”那人不屑的看着梵洛晨,惋惜摇摇头说道,“真是可惜啊,白费了这副好皮囊。”“闭嘴!”梵洛晨双手紧紧的攥成拳,骨节发白,手指被他捏的咯咯做响,咬牙切齿的对那人低吼道。“怎么,恼羞成怒了?别忘了,是谁抢走了我的一切!可你,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安理得享受这些,哼,可真够不要脸的。”那人厌恶盯着梵洛晨,眼里是藏不住的恨意和轻蔑。“你只是我的‘影子’,一个我的替代品罢了,你根本不配得到这些。早晚有一天,他们都会知道——你,梵洛晨是小偷是强盗,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不,闭嘴!别说了……”梵洛晨痛苦的抱着头,颓废的跪在地上,喃喃自语道:“别说了……我从来不是你……从来都不是……也不是你的影子……我是梵洛晨…我是梵洛晨,不是夜刃…不是……夜刃……从来不是……”夜刃傲慢的走到梵洛晨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梵洛晨痛苦的模样,有些兴奋的舔舔嘴角,“别啊,我还没玩够呢,”夜刃恶劣的伸手掐住梵洛晨的下巴,迫使他不得不抬起头于夜刃对视。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梵洛晨茫然的抬起头,透过那梵洛晨双失焦的双眼,夜刃看到了些许无辜和无助。看着这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夜刃嘲弄的勾起嘴角俯身凑到梵洛晨耳边低语道:“放心,我暂时不会对你做什么,我们的游戏时间还很长呢,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嘻嘻嘻嘻嘻嘻……”好啊,那便如你所愿吧,梵洛晨这么想着。此刻,在夜刃注意不到的地方,梵洛晨那原本浑浊的双眸里一片冰冷…………

原耽 ABO设定 某些情节略血腥,慎入!论变态

       @groly
楔子  他与他

       波涛汹涌的大海狠狠的将白色的浪花甩向陆地沿岸的礁石上,沉寂在大海远处的夕阳将白日里最后一缕余温尽数撒向萧条的海岸。一座灰色的十字架孤零零地矗立在裸露出花岗岩的悬崖上。站在那里,可以清楚的看到波光粼粼的海面和海平线远处形单影只的鸥鹭。
       呼啸而来的海风带着远海特有的腥味,重重的拍击在梵洛晨的身上,黑色的风衣随风摆动飒飒作响。他静静的站在墓碑前,花了好长一段时间才找回自己的声线,干涩的开口:“我回来了。”
       他抬起手细细的抚上碑上的刻文,“夜冶,你永远都是那么了解我,“过了好久梵洛晨才开口说道,“现在好了,我永远也忘不了你了,你满意了?”在那宽大的黑色帽檐下,他的声音止不住的颤抖。“笨蛋!”梵洛晨愤愤的一拳砸在十字架上,一颗晶莹的泪珠无声的从他瘦削的脸颊滑落,他却浑然不知。
        “我和他分开了,”他顿了顿又戏谑的说道,“要是现在你能从棺材爬出来,我就和你在一起,你听到了吗……”他失魂落魄的住口,是啊,那人五年前就已经死了,到现在尸首早就化成白骨了。自己到底想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
        梵洛晨弯腰坐在地上,头微微一偏靠在十字架上面,慢慢的开口说道: “你送我的匕首我一直都带在身边。”他从大腿的匕首套中抽出匕首,认真的拿在手里把玩,一个刀花闪过,漆黑的的刀刃划过海风直直的镶进他身后靠着的十字架,“可惜你在也看不到了……”
       最后那句话最终也被怒号的海浪吞进风中…………

脑洞1

      我要填坑了,你给的脑洞 @groly 
00   楔子
       一辆黑色的跑车犹如黑夜里危险的野兽,飞驰在陡峭的山路上。淋漓的大雨冲刷着跑车的玻璃,黑色的雨刷有规律的来回摆动,好不容易才清晰的视线转眼间又被雨水弄的模糊。
        莫笑是故意选择这条路的,在他准备复仇之前他就做了同他们同归于尽的打算。耀眼的远光灯在磅礴的雨夜里格外显眼,莫笑努力的控制着车的方向盘,险险躲过一个山路的转弯。但由于操纵的幅度过大,他腹部刚刚结痂的伤口又撕裂开来,黑色的衬衣被黏稠的血液浸成诡异的暗红色,腹部传来的疼痛刺激着莫笑紧绷着的神经。
         莫笑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他微微偏头,用眼角的余光透过汽车的反光镜看向远处那几盏忽明忽暗的灯光。他虚弱的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很好。”莫笑费力的从上衣口袋掏出一个远程遥控器,在心里简单的计算了一下自己远离爆炸余波所用的时间后,立刻按下了遥控器的引爆键。是的,他在赌,他在赌那些他早就放好的炸弹没有受潮,没有被人发现。显然,他赌对了。
        刹时间他的车后火光冲天,照亮了黑漆漆的雨夜,
巨大的热浪和冲击波朝着四周滚滚袭来,追在莫笑身后的车队被突如起来的爆炸冲击的到,几辆车瞬间被热浪掀翻滚落下悬崖,被热波冲击到的山石顺势而下,很快坍塌范围就到达了路中央。尽管雨势还是很大,但仍旧扑不灭大火,呻吟声此时彼伏。
        莫笑的车也受到了冲击,在山路上滑行了十几米后,仍然阻止不了车被甩下悬崖的悲剧。莫笑毫无血色的脸上被车窗外的火光镀上一层薄薄的金色光晕,颇有一番别样的凄美。当跑车冲向悬崖,莫笑提在心头的一口气终于松下。莫笑没有反抗,他平静的闭上眼,就静静地任由车冲下悬崖。死,或许这就是对于他来说最好的解脱吧,在莫笑失去意识前他这么想着。

原创耽美 预告

“洛晨……”夜壬枭跪在地板上,双眼迷离的望向屏幕上的男人。痴痴的、小心翼翼的用手轻轻抚摸上屏幕里人的脸颊,眼里近乎病态的喜爱令原本英挺的他显现出偏执般的疯狂。“等我……一定要等我……”他喃喃自语道。